您的位置: 沙河信息网 > 游戏

拼凑起来的五口之家

发布时间:2019-09-14 06:53:42
2008感动河北候选10:魏金球用爱拼起来一个家
(图片中只有一家人当中的四个成员在,这时的魏川江已经是病卧床榻)
燕赵都市报报道:一个依靠种地为生的普通农民,用自己的大爱将无依无靠的人聚到自己身边,五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拼起了一个温暖的家。在记者采访的过程中他始终在重复一句话“小猫小狗我都爱惜,何况是人呢?这些都是生命,我再穷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在街头流浪。”这个农民就是河北省南和县左李召村民魏金球。
_题记

(一)
“你个没良心的狠心贼,怎么说走就走了啊,留下孤苦伶仃的我可怎么活啊?”刘小月撕心裂肺的嚎啕惊动了整个小山村。
刘小月的丈夫王大友半夜心肌梗塞猝死,让刘小月痛不欲生。
刘小月自小父母双亡,与比他大五岁的哥哥相依为命。
自从哥哥成家后,刘小月备受嫂子欺凌。嫂子动辄对刘小月非打即骂,老实巴交的哥哥敢怒不敢言。
经人介绍,刘小月嫁给了邻村的大友为妻。大友对小月非常好,怎奈天不作美,刘小月没有生育能力,以至于让公婆看不上。
刘小月曾经劝说大友跟她离婚,将来也好有个一男半女的,对刘小月一往情深的大友执意不肯。
大友老实肯干,为人本分,小月温柔勤快,心底善良,两个人生活的很美满。
在他们共同努力下,1989年他们盖起了村里最好的房子,让人羡慕。
这天半夜小月感到大友不对劲,一直喘着粗气,当小月把村医叫来时,大友已经停止了呼吸。医生说大友死于心肌梗塞。
好人不长寿,村里人无不为大友猝死感到惋惜。也有人说小月命硬,从小克死父母,现在又克死丈夫。
因为小月没有儿女,丈夫大友的送终成了问题。
通过红白理事会的调解,有二友的大儿子为大伯大友摔老盆送终。但是条件是大友的房屋归二友的大儿子所有,小月只有居住的权利,并且立下了字据。
为了让丈夫入土为安,无奈的小月,只好在字据上签了字按了手印。
一个月后,二友媳妇小花一边打毛衣一边对二友说:“你听我说二友,嫂子还年轻,如果他再招个野汉子,再带个野孩子过来,我们儿子的老盆就白摔了啊!”
二友不以为然地说道:“不是立着字据吗?”
小花似乎很懂法律:“如果嫂子发赖,字据没有用的,我们村老臭跟哥哥立的字据,在法庭上不就是没有管用吗?”
“那咋办?”二友问道。
“把她赶走呗!”小花恶狠狠地说道。
“你说的算什么话,那是她和大哥辛辛苦苦建的的家,你把她往哪赶?再说那样做也太不情理了。”二友不赞同小花的做法。
“如果不是冲着他们的房屋,我会让儿子给大哥摔老盆?”小花把手中的毛衣摔到二友的怀里。
“你这是干什么?有话就不能好好说,说翻脸就翻脸。”二友把小花甩过来的毛衣放到床上。
“我可告诉你,这个女人可是扫把星,你没听人说吗,她小时候克死父母,现在克死丈夫,如果在这个家呆下去不知道把谁克死呢!”小花用手戳着二友的眉头说道。

小花为此事整天唠叨个没完没了,二友无奈,只好跟着小花来到父母的住处。
小花见到公婆咧开大嘴就哭开了,一边哭一边说道:“他爷爷,嫂子是扫把星,相面的说了嫂子命硬,上克父母,下克子孙,如果日后你们的孙子再有个好歹,我们可怎么过啊?”
二老经不起二友老婆的折腾,最终托人劝说小月,让小月找个人家改嫁,怎奈小月就是不同意。
小花为了达到目的,花了三百块钱请了个道士来到公婆面前。
“你家大媳妇小月真的是命硬,如果再在你们家呆下去,会出大乱子的,到时候后悔就晚了。”道士掐指说道。
已经失去大儿子的二老,对道士的话信深信不疑。
劝说小月无效,婆婆跪在小月面前说道:“看在大友的面子上,你就可怜可怜我们这一家人吧!”
小月被迫回到了哥哥家中,嫂子见小月回来了,马上就翻了脸。
嫂子对小月哥哥说道:“都说小月是扫把星,上克老下克小,她不能呆在我们家里。”
“婆家不能占了,总不能让小月住大街上吧?”小月哥哥为难地说道。
“这个我不管,反正她不能在我们家住,要么你把她赶走,要么我跟孩子走。”
小月不想因为自己让嫂子跟哥哥闹别扭,含泪离开哥哥家门。
走投无路的小月来到大友坟前,为大友烧完最后一次纸钱,拿出绳子倒挂在了旁边的柳树上。
从河北邢台打工回家的二小正好赶到,把小月救了下来。
小月哭天抢地地说道:“我说二小啊,你不该救我,我已经没法活了!”
二小知道了小月的遭遇后,说道:“好死不如赖活着,此处不养爷,自有养爷处,河北邢台那边需要保姆,工资待遇还不错,如果你想去的话,我带你过去。”
几天后小月跟从二小来到河北邢台,离开了令她伤心的湖南老家。
小月在邢台很快就找到了工作,在一个孩子三岁的家庭做保姆,条件是管吃管住,工资每月一百五十块钱。

一年过去了主人没有给过小月一分钱,一次小月试探着要工资。
女主人笑着说道:“你无家可归,要工资干什么,你的工资我们给你攒着,到时候不会少你一分钱的。”
小月来到这里做保姆后,生活上有了保障,有时候女主人把过时的衣服留给小月穿。小月看到一家三口对她很好,也就没有跟女主人再说什么。
1995年,小月浑身不舒服,经检查小月身患疥疮。
小月刚从医院回来,女主人就把小月的衣物准备好了,让小月赶快离开这里。小月感到纳闷,问道:“我没做错什么事吧,怎么赶我走啊?”
女主人脸拉得老长,说道:“你浑身疥疮,脏不拉几的,什么也别说,你快走吧。”
八岁的儿子亮亮过来拉着小月的手说道:“我不让奶奶走!”
女主人一把把孩子拽开:“不知道好歹的东西,让她惹你一身疮!”
小月知道自己不走是不行了,说道:“我走可以,我在这里呆了五年,你得把工钱给我啊。”
“什么工钱,你算算这些年,你吃我的喝我的穿我的,得多少钱?还要什么工钱,你还不快滚!”女主人说罢把门啪的一声关上了。
小月无可奈何的往大街上走去,这时亮亮跑了过来说道:“奶奶,这是我积攒的五十块钱,都给你吧。”
小月拿着亮亮给的五十块碎钱,找到了一个小门诊去看病,五十块钱很快就光了,病情一点没见好转。
小月走在熙熙攘攘的牛城大街上无处可去,她只好加入到乞流当中,白天在火车站乞讨,晚上在地下桥过夜。
“大姐,可怜可怜,给块钱吧?”在火车站出口小月看到一个穿戴时髦的女子乞求道。
女人看了看脏兮兮的小月说道:“叫谁大姐啊,我有那么老吗?这么大年纪了不回家跟儿孙享清福,没事在这里骗人,你这样的人见多了,就是把钱扔了也不给你。”
“我的确无家可归,浑身疥疮,无钱治病,您就行行好,可怜可怜我吧!”小月乞求道。
“可怜你个屁,哼!”女人扔下一句话走开了。
小月一天没有吃饭,破茶缸内只有几个零钱,小月浑身奇痒准备离开火车站,这时一个小乞丐把她的茶缸抢跑了。
夜幕来临,饥饿难忍的小月昏倒在了垃圾桶旁。

(二)
二十岁的魏老金细高挑的个儿,长得是眉清目秀一表人才,但是因为成分高,父母经常挨批斗,他是地主崽子,从小就遭人唾弃。
老金曾经埋怨爷爷奶奶当时为什么要剥削农民,心黑手辣的。
父母告诉老金,他的爷爷奶奶不是人们说的那么坏,他们都很慈祥,只是当年爷爷做买卖挣了钱买了几亩地,土改时被划成了地主。
老金从小跟邻居小翠一起长大,小翠对老金一往情深,小翠没事就去找老金玩耍,老金对这个邻居妹妹也是情有独钟。
一天夜里小翠问老金:“你喜欢我吗?”
老金木讷地说:“喜欢,非常喜欢!”
小翠低声说道:“想娶我吗?”
“当然想了,可是?”老金犹豫道。
“可是什么啊?”
“你跟了我是不会享福的,我娘是地主婆,将来你就是小地主婆。弄不好会让人捉去游街的,所以我不能娶你。”
“我才不怕呢!”小翠说吧转身跑去。
当小翠父母听说小翠要嫁给魏老金,家里立刻就炸了锅了,小翠母亲骂道:“嫁给瘸子拐子也不能嫁他啊,放着好好的日子你不过,怎么专找火坑跳啊,你丢起那个人,我们可败不起那个兴。”
小翠父母怕小翠节外生枝,就把小翠锁在家里,再也没让她出过门。几天后小翠被父母强行嫁到了城里。
老金看着远去的小翠心里不是个滋味,同时也为小翠出嫁感到欣慰,因为他知道小翠嫁给他只能受罪。小翠走了,他从心底祝福小翠。

60年闹灾荒的时候,贫下中农都没有饭吃,他们地主阶级更没有饭吃了,老金的父母相继去世,从此老金就成了光棍一个。
老金从小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所以老金从小养成了一种逆来顺受的习惯,对乡亲们非常和蔼,谁家有什么事情,只要吱一声,老金就会屁颠屁颠的跑去。慢慢地没人再把他当地主的后代去看待了,老金的衣服邻居婶嫂也帮着洗洗涮涮。
都说老金心眼真是太好了,就是街上的小狗小猫没人管,他都要抱回家养着。

改革开放后,政府对成分要求不太严格了,右派平了反,地主也得到了解放,可老金也将半百的年纪了。平时老金就没有管过家,家里也只有几间破旧的土坯房,老金打一辈子光棍已成定局。
老金分了三亩多水浇地,一人吃饱全家不饥的老金不想中地,就把地让邻居种着,平时老金回家有口饭吃也就行了。
五十多岁的老金经常在外面给人打工,砖窑建筑什么行业都干过。老金平时没什么花项,手里平时很松闲,乡亲们谁有难处找到老金,老金总是很大方。乡亲们对老金很尊敬。
1995年老金六十五岁高龄了,乡亲们劝老金,年龄大了就不要到处跑了,有三亩地种着也就够吃喝了。老金准备把外面欠自己的工钱要回来,也就不再出去奔波了。
到了年底,老金根据孙老板的应诺去内丘拿工钱,老金跟着孙老板干了四个月,每天三十块钱。可是当老金接过孙老板递过的钱的时候,老金一数只有一千二百块。因为差距太大老金说道:“一天三十块钱,我跟你干了四个月,得三千六百块钱啊?”
“我的钱都没人给,就这些钱是我全部家当,能给你这么多也就不错了。”孙老板脸色阴沉。
“那也不能差这么多啊?”老金看了看手中的钱说道。
“知道你这不行那不行,这些钱我也不给你,就这么多钱了,嫌少还给我!”孙老板蛮不讲理地说道。
老金一看没辙,就没再说什么。
老金把钱装到兜里正想离开,孙夫人坐在地上哭开了:“你个挨千刀的,就剩下这么多钱了,你把钱都给人家,我们怎么过年啊?”
老金看了看坐在屋地上痛哭的孙夫人,又看了看无精打采的孙老板。
孙老板摆了摆手示意老金快走。
老金走出老远还听到孙夫人在哭,老金心里非常的难受,好像他是罪魁祸首,是他不让这一家人过年的。
老金返回去抽出二百元钱递给了孙夫人。
孙夫人看了看钱又看了看老金说道;“好人啊!好人自有好报!”
老金坐车来的车站正准备买票回家,看到垃圾桶旁蜷缩着一个女人,老金走了过去说道:“这位大妹子,这么冷的天怎么在这里睡觉啊?”
女人没有应声。
老金用手在女人鼻子前试了试,还有气,老金知道女人肯定是冻昏过去了。这人正是刘小月。
老金脱下大衣,给刘小月把身子裹上,然后跑到临近小吃铺弄了一杯热水。
半个小时后,刘小月苏醒过来,看到旁边的老金说道:“谢谢这位大哥了!”
“不用谢,你家在哪里啊?我把你送回去。”老金听口音知道这位女子不是本地人。
“我没有家。”刘小月低声说道。
“怎么没有家啊?”老金不解地问道。
刘小月简单地说了她在家乡的遭遇,来邢台打工的经过,以及被主人撵出来的原因。
老金顿了顿说道:“我是南和的,离这儿不远,那就去我家吧?”
“我身上有疥疮,我不能去你家。”
“疥疮怕啥?又不是什么绝症,能治好的。我们先找个医生看看。”
小月在老金的陪同下,又来到她去过的皮肤门诊,里面的医生看到脏兮兮的小月又来了说道:“你快走吧,前面欠的钱你还没有给,没钱拿什么治病啊?”
老金走了进来说道:“钱我来付,该怎么治就怎么治疗就行了。”
医生抬头看了看老金和老金手中的钱满脸堆笑地说道:“行,钱不分你我,谁出都行。”
老金为了给小月方便治病在邢台租了一间房子住了下来,。
在老金的精心护理下,不到半年小月的病痊愈了。
小月非常感谢这位好心的大哥给了他第二次生命,小月痊愈后跟老金结了婚,从此这个六十五岁的老光棍有了自己温馨的家。
结婚后两个人仍然住在邢台,老金给别人打零工,一向勤快的小月捡些破烂换钱,两个人的生活美满幸福有滋有味。

(三)
小霞出生在山西的一个小山村,初中毕业的小霞向往外面的大千世界,向往大城市,希望自己成为传说中的大富婆。
二羔子子经常给村里的女孩介绍工作,他用一张能把稻草说成金条的嘴,把外面的世界说的非常美丽。而且他还说大城市的钱挣起来非常容易,好多人在外面没几年就住上了高楼。

共 14656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作者小说拼凑起来的五口之家,故事写的是一个依靠种地为生的普通农民,用自己的大爱将无依无靠的人聚到自己身边,五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拼起了一个温暖的家。在记者采访的过程中他始终在重复一句话“小猫小狗我都爱惜,何况是人呢?这些都是生命,我再穷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在街头流浪。”这个农民就是河北省南和县左李召村民魏金球。作者关注社会民生,关注底层人物命运,值得关注。【编辑:王万兵】
1 楼 文友: 2010-02-22 12:05:24 作者小说拼凑起来的五口之家,故事写的是一个依靠种地为生的普通农民,用自己的大爱将无依无靠的人聚到自己身边,五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拼起了一个温暖的家。在记者采访的过程中他始终在重复一句话“小猫小狗我都爱惜,何况是人呢?这些都是生命,我再穷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在街头流浪。”这个农民就是河北省南和县左李召村民魏金球。作者关注社会民生,关注底层人物命运,值得关注。 广东省青年产业工人作协会首席特约副秘书长,贵州省作协终身会员,广东省作协会员《作品》网络版编辑,中国作家第一村作家工作室成员,观音山文学社副社长兼贵州分社社长,《塘厦文学》特邀副主编。《新文报》总编
2 楼 文友: 2010-02-22 12:05:44 问候作者,新年快乐。 广东省青年产业工人作协会首席特约副秘书长,贵州省作协终身会员,广东省作协会员《作品》网络版编辑,中国作家第一村作家工作室成员,观音山文学社副社长兼贵州分社社长,《塘厦文学》特邀副主编。《新文报》总编
 楼 文友: 2010-02-22 15:00:02 本人认为,你分段分的太勤快,虽然有助于读者阅读,有点像破布头拼凑起一件嫁衣的感觉。当然你这个裁缝也可以。 耕耘着天上的云
4 楼 文友: 2010-02-22 20: 6:14 严格说这是一篇不错的报告文学,作者在介绍了小月的不幸及和魏金球的结合后,分头描述了其它几个家庭成员的来历,如百川归海,最终集中于魏家,形成了这个没有血缘关系又相亲相爱的亲密一家。电视上报道过像魏金球一样的好人,感觉大凡有爱心的人皆为不幸之人,越是贫穷就越有良心,把对世间所有生命的大爱当成义不容辞的责任。看了这篇报告文学,我以为每个人都应该扪心自问,看看自己为他人做了些什么,政府亦应好好检讨一下自己,那么多无家可归的孤儿弃儿,政府的救助部门为何没伸援手?面对这样一个在穷困中苦苦挣扎的五口之家,政府做了些什么?我们大家又做了些什么?
5 楼 文友: 2010-02-25 09:2 :40 您好!
您想为您的作品出本作品集或者想为自己出本书吗?
评职称,出教辅。
如果想请联系我QQ14047 0552
具体详情可以查阅我的博客 最新多家出版社征稿请见博客日志~投稿请投到14047 0552@qq.com
打扰见谅!
6 楼 文友: 2010-0 -18 19: 8:45 谢谢李荣先生的编辑。
点评很好,简明扼要,对老朽的赞誉愧领了。
本章摘自我即将出版的英烈传奇《碧血沃古州》。 刘沂生,笔名瘦叟,现代传奇作家 。出版《犟牛本色》、《魏嵋传》、《古州传奇》、《碧血沃古州》、《衡王府史话》与诗集《草堂清韵》等六部著作。小孩中暑怎么办
新生儿尿黄是怎么回事
宝宝眼睛有眼屎
老人尿液浑浊怎么调理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