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沙河信息网 > 健康

黑化徒弟的助攻史 人生若只如初见

发布时间:2019-10-12 22:28:31

黑化徒弟的助攻史 人生若只如初见

“他其实只是我在圣族捡到的野孩子而已。”

她听到这一句便停下了脚步,好像光是这一句话就已经足够伤她很深很深了。

“师傅你也不要生气,她只是一时贪玩。”

“也怪我没有好好的调教好她,如果当时没有带她一起上路的话,就不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了。”

玄墨看着她,想拉她走,这个时候她的脚就像是被人定住了般。

“也罢,还是给她找一个托付吧,这样跟着我也不是办法。”

她的的眼泪止不住地流着,然后转身离开。

“可是师傅她和你也是有感情的啊。”

“我先将他托付给人,待我成佛之日再好好回来接她,再也不会让她受任何的委屈。”

青提看着古月,他知道古月对她是真的好,是真的。

“你也不要太难过,那只是师傅的气话。”

她没有说什么话,两个人就这样静静地坐着。

“如果我回家,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她抬头,满脸泪光,看着玄墨。

在灯光的照射下,梨花带雨的模样,很是让人心疼,“你去哪里,我都和你在一起。”

“好,你现在去收拾一下行李,我们亥时走。”

“好。”玄墨也是有私心的,他知道她真的很是喜欢古月,很喜欢,古月对她也是喜欢的,可是古月是要修佛之人,他们终究得不到善果

那天她走的时候已经攒满了失望,后来想起其实她不必晚上偷偷摸摸走的,就算白天走他看见也许也不会挽留。

今日是她三百岁成年的日子,也是魔君昭告九州将她许配给玄墨的日子。她是魔族之女,名叫夙倾。

“公主今日真是美,只怕那圣族女君也不及十分呢?”

夙倾嘴角勾起,看着镜中绝世美人的模样,竟然觉得昆吾说的不无道理。圣族女君,不知天界如何,但在九州之间最为倾城,那时的自己一百多岁,昆吾带着自己偷偷进入圣族只是图个热闹看看圣族祭师的授位大典,只是那一天,只一眼,便乱了风华。一袭雪白的长服披在身上,明明才两百岁岁就担任圣族的祭师,他最被九州看好。如此有天赋的人,却是一个外族人,至于是哪族,无人知晓

,他是被前任祭师雪影拾起。女君容不得外族人掌握自己的圣灵珠,在继位大典上派人偷走圣灵珠,这个罪名便落在了他的身上。他的眼中什么都看不清楚,夙倾只看见他的脸上扬起一抹邪笑,也就是那个晚上,他离开,她撒了一个谎与他离开。

三百岁前还是一个十二三岁的模样,自昨日满三百岁,沐浴魔都幻水之时,容貌慢慢地发生改变,那是蚀骨的疼,她却强忍着一声不吭,魔君与魔后站在外面听不见任何声响以为她疼死过去,焦急地跑进来时只看见她满头大汗,一寸一寸的皮肤从身体上脱落,幻水又凝成一寸一寸的皮肤覆盖在她的身上。

幻水将她从头到尾地改变,只是她的眼珠还是一只火红,一只深紫。

“公主。”昆吾递给夙倾一个眼罩,遮住了深紫的那只。

她的服装也很怪异,这是魔君亲自为她制作,魔君在浩瀚的星辰中取了最为浓烈的紫又在幽冥海取了最为嗜血的红为她制作这件衣服,魔君说这两种颜色在她的身上最好看,也为了衬托她的眼睛。

魔族的猾褢哀鸣三声,她在昆吾的搀扶之下向外走去。

这猾褢是与他修佛之时经过尧光之山所遇,她对猾褢有救命之恩,后来她与玄墨回来之时路经此山,尧光之山已被天族毁灭,它也受了重伤,夙倾将其带回魔族,从那之后他便成为魔族的信号。

九州之人早聚在此,一来为了讨好魔族与玄州,各州之间进水不犯河水,如今魔族与玄州结亲,那魔君野心极大,妄图称霸九州,今得玄州相助,如若此番不来示好,怕是此日已过,明天自己的州便从此消失。

众人看见那红紫相间的衣裳,无论是从颜色还是材质,此生都无法再见到了吧!这魔君对自己的女儿也真是好。

缓缓地众人看清身着此衣的人的脸,脸上虽然戴着一个红紫相间的眼罩,却难掩她的美,只怕这天上地下,无人敢与之媲美了,她的容貌配上这件衣裳,实在想不出有什么美好的词来形容。

她缓缓地从人群中走过,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情感,就像这漫天的星辰,虽然好看,却没有什么感情。众人的眼睛定在了她的身上,眼皮都不舍得眨一下。她在缓缓的走动中余光看见了一抹雪白,她下意识地偏头去看,那个人也在看着自己,她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一丝笑容,才时隔二十年,她在他的眼中再也看不见当初他宠爱自己的眼神。

他看见她对自己笑也着实吓了一跳,说实话她很美,可是即使她美到不可方物、倾世倾城,自己也不会对她有任何的感情,今日他来,是借着这个日子来找当初陪伴了一百年的她的,她的眼珠是红色的,是魔族之人,虽然自己痛恨魔族,看见她却也讨厌不起来,她说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从小便独自生存受尽九州异形的欺负,他当时就有想要一辈子照顾她的冲动。

她终于走到魔君的身旁,魔君挽着她的手,在她的额间刺了一朵曼珠沙华,那是她成年公主的标志,也是下一代魔君的标志。

魔君说什么她没有听清,她此时只是用尽一切别人看不到的方式去偷看她,不管哪一次偷看他都尽收眼底,只是他的眼神充满了冷漠,想必是没有认出自己吧!或者他的眼中一直都只有帮助他成佛的青提而已。想到这里嘴上浮起一丝苦笑,在她笑的这一瞬间魔君正在宣布她与玄墨成亲的日子,众人都看见了这一抹笑,他们都以为她真心爱着这位将来的玄皇。

如果她还在自己的身边,想必已经成年了吧!古月低头苦笑。

“你说为什么魔族是三百岁才成年,其他的都是两百岁就成年了呢?”

古月听见人群中有人在谈论这个问题,眼中诧异,焦急地走过去“这位兄台,请问你刚才所说是真是假?”

那人嘲笑,“魔族不管是人形还是异形都是三百岁才成年,九州之间早就知道的,你竟还不知道。”

他似乎明白了什么,当初她说如果自己和他同岁,会不会对自己产生情愫,那时他只是笑而不语。古月笑,自以为修佛通达万物,如今竟连区区一件小事都不知道,是被自己的邪念遮住了眼罢!

那晚一直看着她离开的背影胸中莫名的疼痛,他猜想也许是因为她陪伴了自己几十年自己舍不得罢了。

可是第二日他就后悔,沿着他们回去的路一直寻找,他找了她二十年,终是无果。

常德癫痫病医院
昆明治疗宫颈炎医院
天水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常德癫痫病医院费用
昆明治疗卵巢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