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沙河信息网 > 健康

紫洛城伤

发布时间:2019-09-14 06:16:35
摘要:洛珂远远的看着阿紫蹬上了列车,手里握着的信就飞了出去,嘴里喃喃着说“结束了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一)
新疆的冬天冷得让人无处可藏,石头似乎都被冻僵了呆呆的木立在那里。小阁穿了厚厚的羽绒服,戴着雪白的毛线帽子,大大的围巾在脖子里围了好几圈儿,只留了两个眼睛眨巴着,长长的睫毛上也结了白白的一层细霜,眨一下眼睛都会冰的眼皮发慌。

她急急忙忙的走着,踩得路上的积雪“咯吱咯吱”的响,她想洛珂应该下班了吧,今天怎么着都要把他拉到姐姐阿紫家吃饭,自从自己大学毕业跟着他来到这里,家里几乎跟她断绝了关系,现在姐夫他们一家好不容易被调到了这里,不论怎么样都要登门去拜访拜访的。

阿紫的丈夫陈诚在油田工作,一个月只能回一趟家,所以家里大半时间就阿紫一个人。今天陈诚正好回来,所以阿紫作了很多菜让小阁叫了洛珂来大家一起吃。

洛珂看到阿紫的第一眼,就被震住了,她和小阁完全是两个类型的女子,卷曲的长发随意的挽起一个发髻在脑后松松的坠着,米色的随身毛衫,咖啡色的毛呢裙,深褐色带白色毛边的长靴,可见今天知道洛珂要来即使在自己家里也穿得这么正式。阿紫浅浅的笑着,说“你是洛珂?”洛珂一笑说“是的”。小阁搓着手喊“冻死了,冻死了。”

阿紫转了头冲着卧室喊了声“陈诚,客人来了……”里面便有个男人懒懒的应了声“哦”阿紫歉意的微笑了下。小阁一边解着围巾一边探头向里面看着问“姐夫已经回来了?”陈诚这才拉汲着个拖鞋,揉着眼睛走了出来,看到洛珂便微笑着点了下头,回身看小阁站在屋子中央,成金鸡独立之势,双手抱着个靴子望下拽,便抿着厚厚的嘴唇说“小阁几年不见,还是那样啊,大大咧咧的不怕人笑话。”说着自己先“呵呵”的笑了起来,洛珂扶了她的胳膊站着怕她一时跌倒,小阁拽下了鞋子才说“嘿嘿,你们又不是外人。”

饭桌上有种奇异的安静,阿紫便没话找话的问小阁“你们什么时候准备结婚,是否准备在这里常呆”的话,小阁红着脸说“谁要嫁他啊,把他美的,又没有钱又没有房子的。”洛珂很不自然的笑了下,阿紫迅速的扫视了一下他,便装作很不经意的问“你教初几?学校在哪里?离小阁的单位近吗?”洛珂一一回答着,旁边陈诚只是蒙头吃饭,似乎饭桌上就他自己一个人似的。

直到洛珂他们要走,陈诚还是那样懒懒的样子,说了句“不远送了。”就转身进了房子。阿紫环着胳膊抱在胸前站在门口看着陈诚低头而过的样子就开始生气了。她冷冷的将门“咚”一声关上,两个人一夜无话,陌生的像是两个不相干的旅客。第二天一大早,陈诚说要走,说拿些钱,阿紫就递了一沓钱给他,犹豫着问“这次回来怎么这么快要走?”陈诚接过钱没有回答,转身到房子里找衣服去了,阿紫则狠狠地将拿在手里的钥匙丢在桌子上发出“咚”的一身响,像是宣泄着自己的不快。

(二)
这天太阳红红的挂在了天上,小阁正低着头敲敲打打的整理一份资料,电话便响了,她掏出电话,夹在耳朵与肩膀间轻声地说“喂?”“噢,洛珂,,怎么了?你说。”“妈妈来了,我已经接到家里了。”“噢,好的好的,我下班就过去。”说着她挂了电话,愣愣的坐下了,她来新疆已经两年了,洛珂的妈妈也见过两次,不过那老人家一直都是高高在上的样子,端着一付不可一世的架子,见了小阁总是牵扯下嘴角算是打了招呼。好像小阁那么老远的跑来新疆真是因为他有多大权威财势似的。想想心里就有些别扭。

下午小阁匆匆的换了件衣服就去了洛珂那里,推开门她笑着叫了声“阿姨。”那女人还是那副样子,眼睛舍不得回一下半眯着应了声“嗯---”小阁尴尬的看了看洛珂,洛珂笑笑问“妈要不我们出去吃饭?”她这才从旧旧的布艺沙发上欠起了身子说“不出去了,刚坐了车不想吃,你们要吃就在这边做点呗。”小阁说,“阿姨要么吃点面,我下点面去!!”她微微的点了点头,像旧时的老太太似的“嗯”了声。

小阁进了厨房,隐隐约约听见他们娘俩个在外面叽咕咕的说着什么,忽而她听见洛珂提高了声音说“小阁怎么了,有什么不好的?”后面她听那女人压低了声音说“你喊你喊,你怕她听不见是吗?”小阁这边正切着一根蒜苗,“咯噔”一声她“哎呀”叫了一声手已经被切开了一道深深的口子,洛珂跑进来皱了眉说“怎么搞的?这么不小心?”声音里硬梆梆的含着怒气,本来拉着小阁的手却被小阁猛然的抽了出来,说了句“要你管!死了也与你不相干!”洛珂这边正焦躁呢,突然被小阁这么一说,气得脸都红了,问“你这是什么话?”小阁看着不断流血的手指,眼泪就出来了,说“死了也是怪我自己,活该!”洛珂看小阁这么不断的咒起自己来,想必是听到了刚才他和他母亲的谈话了,便站在小阁的旁边不知该说什么好。

晚上,小阁借故早早的离开了,洛珂说送她,刚送到门口,他母亲就直着嗓子喊“小珂小珂……”洛珂只是闷着头跟在小阁后面走,一声不啃,小阁说“你怎么不答应?”洛珂才应了一声,里面他母亲也没话了。洛珂低低的说了声“就知道这样。”两个人默默地踩着雪走“咯吱咯吱”的。小阁突然觉得很委屈,鼻子一酸眼泪就落了下来,她用毛线手套擦着眼泪哽咽着说“我们干脆算了,省得每次看到你妈妈就闹。”洛珂不说话,小阁接着说“你妈妈觉得我贱是不是?以为我这一辈子还真耗上了你,你有什么好的?还不如分手的了”说着自己哭得越厉害了。洛珂这才说“你别说这么绝的话好吗?会伤人地。”小阁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说“你也知道伤人?你妈妈说我就不伤我了?她说我能跟你来就能跟别人走,这是什么意思?我跟谁走了?”洛珂说“她自己寡居了太久,说话难免难听点……”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小阁说“你也不必左右为难了,趁早作个孝子好点,反正我既然能跟你来也是能跟别人走的!”洛珂气得白了脸,拉了一把小阁说“这是什么话?”小阁说“这不是你们想的吗?还问我做什么,以后也别来找我了。”洛珂呆呆的站在那里看着小阁走远,狠狠的踢了一下脚底的积雪。
(三)

这些天,小阁赌气不接洛珂的电话,正好公司要派两个人到北京学习,她就申请去了。阿紫给她收拾行李,问“你真准备和他断了?”小阁半天没说话,低着头搓着手翻来复去的看。阿紫接着说“其实洛珂人还不错,即使他母亲说了什么,其实也没有什么关系的,毕竟你又不是和她过一辈子的。”小阁这才坐下来,拉了姐姐的手说“姐姐我觉得我当初就错了,现在他妈妈以为是我赖上了他家的儿子呢。说话那么难听真受不了。”说着就红了眼睛。阿紫摸了下她的脸说“记得你不是这么多愁善感的来着,现在怎么了变林黛玉了?”小阁不语。阿紫想那年小阁毕业时因为要跟洛珂来新疆家里闹得天翻地覆的,现在这样子再怎么难受,小阁都不会多说的。

走的那天,阿紫要给洛珂电话,小阁咬牙切齿的说,“别叫他了,这一辈子都不想再看到他了。”阿紫也就没有坚持。

这边,洛珂给学生讲课突然就开始心慌起来,好不容易熬到下课便急匆匆的往外跑,不知不觉地来到了小阁的宿舍,站在门口“咚咚--咚咚咚”敲了半天没人应,估计是到她姐姐家里去了,便返身坐了车去了她姐姐家里。这小区好多栋房子,都一模一样的,他就记不起是那栋楼上了,他掏出电话拨小阁的手即“您拨的电话已关机”他在那里站了好一会也不觉得冷。

这边阿紫两手抄在羽绒服的衣兜里,慢慢的往家里走,一抬头看见洛珂在这里发呆,便“咦?”了一声。洛珂回头看到阿紫脸就红了起来,说“突然想不起你们在那栋楼上了。”阿紫说“站了很久吧,冻坏了,快到房子里暖暖去。”洛珂说“刚来一会,小阁在你这里没?”阿紫愣了一下说“我刚送走她。”“啊……”洛珂似乎没听清楚似的应了句,半张着嘴,等了半分钟问“去那里?”阿紫向家里的方向走着说“到北京学习两个月,春节过了就回来了的。”洛珂听了脑子嗡的一声,应了句“哦”接着说“那我就不上去了。”回过身来便木木的往外走。

过了几天,洛珂再打小阁的电话,便是“你拨的电话无法接通”他郁闷的想,这女人要狠起心来比男人厉害多了。晚上,他刚躺在床上,电话到响了,他“喂--”了一声,那边小阁骂道“喂你个头!”语气里有些撒娇的意思,洛珂一听是小阁,高兴得坐了起来。说“你怎么就这么狠心啊?去那么远的地方也不给我说一声!”小阁说“急死你才好呢。”两个人一言一语的聊了半夜才挂断电话。

(四)

这天,天刚蒙蒙亮洛珂的电话就响了,接通了小阁在那边急急得说“洛珂你快到我姐姐家里去一趟,我姐姐可能病了,早晨我就接到她的电话只听见喘息的声音。”
洛珂慌忙的穿了衣服就往阿紫家跑去了。阿紫煤气中毒了,送医院的时候还昏迷着,洛珂给小阁回了个电话大概说了下情况,问“要不要通知她老公?”小阁沉吟了半天说“算了,他回不来的,就是能回来也是懒怠回来。”洛珂一愣,不知道小阁怎么这么说她的姐夫。
第二天阿紫醒了,医生说可以出院了,回去休息下就好了。洛珂送她回到家,说“你饿了吧,我给你煮些稀饭吧,你躺躺。”阿紫歉意地点了点头说“好的”。

听着厨房里锅碗瓢盆的声音,阿紫觉得有些恍惚,似乎在厨房里来来回回的是自己的丈夫。阿紫闭着眼睛,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四年前,她和初恋男友分手,经人介绍认识了陈诚,那时候的她急于把自己嫁掉,也不多想,看陈诚长的也不错,工作也还行,两人就迅速的结了婚。婚后她才知道,陈诚一直爱着的女人竟然是他的嫂子!!后来的日子就这样过着,两个人心照不宣的淡漠,似乎出了这个房子即刻谁都不认识谁的样子。人常说日久生情,而他们四年了生出来的只是对彼此深深的恨意。

(五)
这些天洛珂下班了都到阿紫那里去,似乎总有一个声音在牵引着他“阿紫不舒服,你是帮助小阁在照顾她。”其实他自己也知道阿紫早已经好了,只是人本来就比较虚弱而以罢了。敲门进去的时候,阿紫急忙帮他拿下了落满雪花的围巾,在门外面抖着问“外面下雪了么?”洛珂说“嗯,下的还蛮大的呢。”洛珂突然有种感觉,似乎阿紫是自己的妻子,正等待着他的归来呢,不过这个想法就那么一闪便把自己都给吓住了。

洛珂慌忙的闪开,站在离阿紫三米之外的地方说,“今天感觉好些了么?晚上想吃什么?”阿紫用一只手扶了扶头说“好多了只是还是晕乎乎的感觉。”说着拿眼睛悄悄地飘了一眼洛珂。这个高大的男子总会给她带来短暂的暖意。

阿紫依在门上看着洛珂在厨房里忙碌,白色的雾气笼罩着他,看起来温暖而自然。阿紫说“我帮你戴上围裙。”说着拿下挂在墙角的鹅黄围裙帮洛珂带上,洛珂突然就觉得僵硬起来,直着身体一动不敢动,阿紫望着他宽大的背,慢慢的伸出手来从后面抱住了洛珂,紧紧地。洛珂轻轻的动了下,没有反抗也没有言语。

后面这段时间洛珂几乎每天都到阿紫家做饭吃饭,两个人都很少说话,都似乎着了魔。心里没有了未来也没有了过去。
洛珂每次要离开阿紫家时,阿紫都会紧紧地抱抱他,也只是如此而以,出了阿紫的家门,洛珂就开始后悔,骂自己混蛋,发誓再也不去阿紫那里。可第二天他还是不由自主地走了去。
阿紫学会了抽烟,洛珂离开后,她会把自己用毛毯裹得紧紧的蜷缩在沙发里狠狠的吸,这样用尽所有力气的样子,让她感到绝望到想死。她没想到自己可以卑劣到这个样子,勾引妹妹的爱人,她不时地抓乱自己的长发,看烟雾冉冉的上升幻化飘散。

春节快要到了,陈诚也放假回来了,出乎意料的是,他竟然给阿紫买了件红色的长风衣,虽然并不是太合身,但阿紫依然高兴得像个没长大的孩子。套上风衣在镜子前来来回回的看,觉得自己妩媚了很多,羞涩的转了个圈儿问“好看吗?”陈诚站在一边笑着说“挺好的。”还没有过年,而阿紫却比小孩子过年还快乐。

这个春节阿紫过的很快乐,几乎忘记了洛珂的从在。而对于洛珂来说这个年简直就是煎熬,和小阁四年的相爱,竟然如此的不堪一击,也许真的不像自己想的那么爱小阁吧。洛珂也知道和阿紫是没有未来的,而且他更加的清楚小阁若是知道了这件事情将是多么的难过。

(六)
春节过后,大街上被风吹起的燃放爆竹的纸屑随时打在行人的脸上或着身上,有点说不上的破败和凄凉。洛珂走在街上,漫无目的。小阁来电话说,在过两天就回来,还说这次回来了他们就把婚给结了,这句话让洛珂心里惶惶不可终日。

这天洛珂和阿紫一起到车站去接小阁,两个人并肩在雪地上走过,洛珂轻声说“小阁说回来就结婚,”阿紫“哦”了一声不再言语,洛珂真希望她能说点什么。洛珂说“你就没有什么要和我说的吗?”这句话问了,洛珂自己也觉得唐突起来,便加快了脚步往前走了一段,阿紫怔怔的看着他的背,有些茫然,似乎那些拥抱和亲吻都没有存在过的恍惚。她想原来恨陈诚,是因为爱上了他才会在乎起他对自己的态度,而洛珂呢?也许只是因为寂寞而以。

共 9 56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人的婚姻的确会有太多的错误和误会。然而,当一切都结束了的时候,是否就意味着正确和希望的开始呢?
1 楼 文友: 2008-10-07 08:01:25 结束了,那离开始是不是就不远了呢?祝福! 我的微信号是ksclang
2 楼 文友: 2015-09-12 15: 1:22 写的真不错,祝创作愉快!
 楼 文友: 2015-09-12 17:12:09 写的真不错,祝创作愉快!孩子脸色发黄需要查什么
冠心病主要危险因素有哪些
孩子口臭怎么办
小孩上火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