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沙河信息网 > 健康

天幕神捕 第九百二十八章 不得不去

发布时间:2019-09-20 14:38:17

天幕神捕 第九百二十八章 不得不去

回到血神教总堂,血神的情绪一直激荡不平。小王子还有残存的三位天尊,都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喘一口。而回来之后,血神已经暴怒之下吸干了一万人的鲜血。

而自始至终,王子和三大天尊都没有说过一句话,他们害怕,害怕自己一开口就成了血神的口粮。血神面色阴沉的坐在王座之上,眼神冷冷的扫过底下一个个瑟瑟发抖的身影。

他是血神,他是王者,他是太古皇朝的太阳王。但是,如此尊贵显赫的人,却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得不到。这是耻辱,这是羞辱,这是对他尊严的践踏。

血神不容许芍药逍遥在外,更不容许芍药和别的男人在外面逍遥。他虽然自信芍药会很快乖乖的回到他的身边,但血神却等不了,一刻都等不了。

“传令,立下开始草原吞噬计划,我要你们在三天之内,将草原完全笼罩在我的血海之中。”过了许久,血神幽幽的开口,冷冽的声音,仿佛毒蛇一般钻入每一个人的耳中。

“是!”没有废话,王子毫不犹豫的领命。他们已经将绝大多数草原都笼罩在内,对付苟延残喘的可多王庭,根本就不费吹灰之力。

“散布消息,让长生圣女尽快现身,从后天开始,我每天会杀十万个人,直到长生圣女出现为止。她一天不出现,就会有更多的人因为她而死!”

“是!”王子继续应道,没有丝毫的迟疑,没有一点的犹豫。十万人,在王子眼中就像十个肉丸,十条狗一般的不值一提。

“还杵在这做什么?是想留下来给我做宵夜么?”血神眼中的精芒迸射而出,王子和三大天尊刹那间浑身颤栗,毫不停留,仿佛丧家之犬一般狼狈的逃窜离开。

第二天一大早,血神教的军队仿佛从幽冥地狱爬出来一般从四面八方出现,仿佛浪涛一般滚滚的向可多王的驻地袭来。

战火,突然间在草原的大地上席卷开来,而这一切却发生的那么的无声无息。可多王的狼骑军队,在不死的血神教军队面前,就像是速溶奶粉一般不堪一击,刚刚完成一个冲锋,死伤过半。再来一个冲锋,就狼狈的逃窜。

第一天,可多王的军队战损二十万,第二天战损三十万,到了第三天……没有第三天了,可多王再也顾不上之的汗位,带着部族,带着金银珠宝狼狈的向中原逃窜而去。

仅仅三天,可多汗国沦陷,草原全面沦陷,血神教的阴影,笼罩在所有草原胡虏的头顶。原本以为,战争结束了,草原在血神的带领下将迎接新的重生。

但所有人都不知道,他们的噩梦才刚刚开始。当血神教宣布,从今天开始,他们每天将杀死十万人之后,整个草原陷入了可怕的死寂之中。

换做任何人的统治,这条消息传出来没有人会相信。因为每天杀死十万,草原总共才多少人?要不了两天,整个草原就会联合起来反抗的吧?

但是这个命令是出自血神教,那么这一切都有可能是真的。血神教,是草原政权的一个另类。他们根本不能算是人,他们也不会惧怕反叛,甚至他们对自己人举起屠刀,也是那么的狠辣。

整个草原都笼罩在无尽的恐怖之中,到了这个时候,一个个部落开始后悔,后悔为什么要投降,为什么要归附于血神教的统治?

但是现在的后悔,一切也都已经迟了。王庭的沦陷,再也没有人可以统领他们反抗血神教的屠刀。他们现在就是一群待宰的牛羊,随时迎接着死亡。

而在圈定的屠杀场,就被血神教取名为屠杀场。数百个小部落,被血神教仿佛赶牛羊一般赶到屠宰场之中,等待着他们最后的命运。

即将面临屠杀的部落们想过反抗,但是他们手无寸铁,他们想过讨饶,当面对一群毫无人性的屠夫,根本无法换来一点点的怜悯。

所以他们只能跪倒在地,虔诚的祈祷长生天来拯救他们,就算不能等来长生天的拯救,也祈求长生天将圣女送来,只要圣女来了,他们就得救了。

东部草原的山谷之中,宁月和芍药过了几天没羞没臊的生活。原本甜如蜜的生活应该就这样持续下去,原本芍药和宁月以为,他们不会产生哪怕一次的争吵。

但是争吵却来的那么突然,而且还那么的激烈。血神教的要求,自然无法瞒过芍药和宁月的耳朵。而就算是三岁孩子也知道,这是一个陷阱。

但是,让宁月绝望的是,就算明知道是陷阱,芍药也无怨无悔的要往里面跳。宁月明白芍药的意思

,但宁月绝对不可能支持。

“我一定要去!”芍药阴沉着脸。默默的站在洞口望着远处的血红色乌云,“我是圣女,是他们的希望,他们都是我的子民,我不能看着我的子民被人屠杀!如果血神教要杀的是中原百姓,你还会不会阻止我?”

“那不一样,他们在归附血神教的时候,已经抛弃了对你的忠诚。他们都是背叛你的叛徒,他们死有余辜。你为了一群叛徒去送死,我绝对不会同意!”宁月也是漆黑着脸大声的喝到。

“纵然草原上的所有人都背叛了我,但守护草原是我的职责!”

“去他妈的职责,你是我的女人,我不许你去!圣女原本就不属于草原,当年无忧公主只不过是被发配到草原,我们一样,我们体内流着是中原的血……”

“不!”芍药激动的打断了宁月的话,“我的体内,流淌的是草原的血!公子,让我去吧!”

“叫我夫君!”宁月凶狠的纠正道。

“我要去!纵然战死,我也无怨无悔!”看着芍药坚定的眼神,宁月知道自己说什么都已经没用了。

过了许久,宁月才不甘心的长长一叹,“你的功力,还剩几成?”

“自从血神咒被神鬼封禁封印之后已经无碍了,我现在可以发挥十层的战力。而且,血神当初也应该受了伤,我不信他的伤好的比我们还快!”

“哼!血神的伤,绝对好的比我们快!你难道忘了,血神是可以通过鲜血恢复实力的!”宁月摇着头,微微叹息的来到芍药身边,温柔的抓起芍药的手,“真要去?”

“一定要去!”

“我陪你!”

昏暗的阳光,仿佛火焰一般炙烤着大地。今年草原的青草,长得格外的茂盛。毕竟草原少了这么多的人和牛羊,青草没有了天敌肆意的成长。

而在屠宰场的青草,长得格外的妖艳。仿佛等待着鲜血的浇灌,每一根青草,都在风中微微摇摆。王子高高的坐在高台之上,抬起头看着远处渐渐西斜的太阳。

“时间快到了啊……看来圣女是不会出现了!”王子的声音没有丝毫的隐藏,轻易的穿过清风送到每一个人的耳中。哭泣声此起彼伏的响起,祷告声,更加急促的响起。

被围困在屠宰场的十万人,一个个瑟瑟发抖的磕着头,不少人更是抱着自己的亲人痛哭。如果后悔可以挽回一切,他们早已经溺死在后悔的池水之中,但是,无情的屠刀,还是慢慢的抬起,死亡的气息,离着他们越来越近。

王子缓缓的抬起头,脸上露出了残忍的笑容,“时间到了,因为圣女没有出现,你们很荣幸的作为了第一批祭祀血神的祭品!快乐吧,欢呼吧,你们将回到血神的怀抱!”

“嗡——”弓弦拉开的声音响起,将他们围在中间的十万军队纷纷开弓搭箭,无情的指向眼前手无寸铁的百姓。

此刻在屠宰场之中的人,无论男女老少,在这群屠夫的眼中就是牛羊。万箭齐发,不需要三轮,屠宰场之中保证没有活着的。

“不——我不要死……仁慈的长生天啊……救救我们吧……”

“圣女大人啊……您在哪里啊……”

哭声伴随着祷告响彻天地,给这个草原带来了浓浓的哀伤。也许上天也收到了感召,一片白云遮住了阳光。天地刹那间阴沉了下来,也在那一瞬间,王子高高举起的手猛然间的挥下。

“铮铮铮——”弓弦响动,十万支箭矢,突然间化作蝗虫一般从四面八方向屠宰场中间激射而去。巨大的屠宰场,早已没有了他们躲避的空间,箭如雨下,给他们带来的只能是死亡。

王子残酷的冷笑在脸上绽放,既然已经获得了永生,能不能成为草原的王有什么重要?只要做血神脚下一条合格的狗,王子自然能够活得很好。

突然,笑容在脸上定格。因为一道雪白的身影,仿佛跨越可时空一般出现在屠宰场的头顶,两条丝带垂下,仿佛仙女起舞一般,天空如蝗虫一般的箭矢,瞬间仿佛被什么拨弄了一般扭动了起来。

无尽的箭矢从空中坠落,底下的十万死里逃生的人,瞬间发出了整齐的呼声。而相比于围着屠宰场的军队,却一个个仿佛泥塑木雕一般一动不动。

“圣女殿下,想不到你还真来了啊!”王子悠然的走下王座,脸上挂着鬼魅的笑容戏虐的问道。

“你身为安拉的儿子,竟然对自己的手足同胞挥舞屠刀,你该死!”芍药的声音冷冷的穿过空间进入王子的耳中。

宝宝健脾胃什么药好
宝宝拉肚子什么症状
幼儿厌食怎么办
小儿厌食中药治疗
孩子厌食怎么调理
小孩营养不良怎么办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怎么样
宝宝脾虚吃什么食物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